特色

About 陳斯紅 ✝️;陈斯红✝️

美國馬薩諸塞等城市政府(議會)通過法令:允許多角戀 婚姻家庭 關係!

A Massachusetts city will recognize 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 as part of new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一妻子 多丈夫們婚姻制、一夫多妻子們婚姻制(多丈夫們、多妻子們)婚姻家庭法律來了:

美國馬薩諸塞等城市通過了法令:
允許多角戀(婚姻家庭)關係合法法律。

讓大家與您一起看看以下內容:

The city of Somerville, Massachusetts, will now recognize 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 after the city council voted in favor of a new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in a meeting last Thursday.

在某週四的一次會議上,美國馬薩諸塞州薩默維爾市議會投票通過了一項新的家庭伴侶關係條例後,該市現在承認多角戀關係合法。

Councilor Lance Davis, who supported the ordinance, told CNN he believes this is the first ordinance of its kind in the country.

支持該法令的議員蘭斯·戴維斯說,他相信:這是美國(美利堅合眾國)的第一個此類法令。

The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was brought to the city council recently as a means to help residents who are not married to visit their partners who are sick with coronavirus at the hospital, according to Davis. Right before the meeting last Thursday where the ordinance was going to be voted on, Councilor JT Scott suggested to Davis it should include partnerships of more than two people.

戴維斯說,最近,美利堅合眾國地方法律《家庭伴侶關係條例》被提交到本市議會,作為幫助未婚居民去醫院探望感染了新冠肺炎的伴侶的一種手段。

在週四,對該法令進行投票表決的會議之前,議員JT Scott向Davis建議,該法令應包括兩名以上的伴侶們。

‘The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was brought to the council by Davis to encompass this change in a virtual meeting Thursday evening. Davis recommended tweaking the ordinance so that partners weren’t required to live together or inform the city of change of address.

戴維斯在周四晚上的一次視頻會議上向美國地方議會提交了《家庭伴侶關係條例》,涵蓋了這一變化。
戴維斯建議修改這條法令,這樣,伴侶就不需要住在一起,也不需要在地址變更時通知美國市政府。

Mayor Joseph Curtatone signed the ordinance into law Monday, according to Davis.

戴維斯說,市長約瑟夫·科塔頓在星期一簽署了這項法令。

The office of the mayor did not immediately return a request for comment.

This is Somerville’s first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according to Davis, meaning the city now joins nearby Boston and Cambridge, which also have such ordinances. Massachusetts became the first US state to legalize same-sex marriage in 2004.

根據戴維斯的說法,這是美國薩默維爾的第一個家庭伴侶條例,這意味著,這個城市現在加入了附近的美國波士頓和美國劍橋,這兩個城市也有這樣的多角戀婚姻家庭條例。

2004年,美國馬薩諸塞州成為美國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

Davis says all the feedback he’s received from this ordinance has been positive. He says he hopes other states will follow suit.

戴維斯說,他從這項法令得到的所有反饋都是積極的。
他說,他希望美利堅合眾國(美國)其他州也能效仿之。

Folks live in 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 and have for probably forever. Right now, our laws deny their existence and that doesn’t strike me as the right way to write laws at any level, said Davis. “Hopefully this gives folks a legal foundation from which to have discussion. Maybe others will follow our lead.”

人們生活在多角戀的關係中,而且,可能永遠如此。
戴維斯說:“現在,我們的法律否認他們的存在,這在任何層面上都不是製定法律的正確方式。希望這給人們一個進行討論的法律基礎。也許,其他人會效仿我們。”

美利堅合眾國(美國)·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陈董事長、總經理 郵箱地址:

chensihong0507@icloud.com ;
chensihong@protonmail.com ;
chensihong@aliyun.com ;
chensihong19610507@gmail.com ;
chen13621852461@163.com ;

美國(美利堅合眾國)·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全球陳氏宗親們(世界)大會 俱樂部

總會長: 陈斯红

推動 臺灣 立法!

環球時報 前主編 胡錫進 2020.5.20.19:15 微博 烏戰爆發後,美威脅中國要汲取俄羅斯的教訓,美財政部長耶倫甚至一度聲稱,如果中國大陸對台動武,美國將動員盟友像製裁俄羅斯那樣制裁中國。台灣當局更是大肆做這種鼓譟。隨著美方不斷挑釁,一些大陸網友擔心,台海戰爭正在臨近,而美國動員西方與中國“徹底脫鉤”也將上演。一些人很為中國國運擔心,一些企業也有焦慮。 首先老胡要說,俄烏衝突的確加劇了中美緊張,也增加了中西方之間的隔閡。但要看到,中美和中西要變成他們與俄羅斯之間那樣的敵對和攤牌,還有很大的距離。而且非常重要的是,雖然美國不斷拉山頭做準備,以各種方式騷擾、挑釁中國,但美方沒有能力單方面重塑整個中西關係的性質,在中美和中西是否根本性提升衝突規模,是否戰略攤牌對撞的問題上,中國握有很大的主動性和決定權。 要看到,美國政治精英層對中國崛起的最大感受是恐懼,他們無法接受中國經濟規模終將超過美國、軍事實力也將足以抗衡美在亞洲影響力的前景。他們中的一些人確實很想製造中美硬脫鉤,但這是極端的地緣政治邏輯,與人們賴以生活且無處不在的市場經濟邏輯南轅北轍。因此他們在美國和西方世界搞意識形態鼓動可以,但很難開展實質性動員。特朗普時期發動了戰略性的對華貿易戰,但他們加徵的關稅因為違反市場經濟的基本規律,已經難以為繼。同是那位威脅要像製裁俄羅斯一樣制裁中國的耶倫日前說,美國正在考慮取消對中國產品加徵的關稅,那樣的話將有助於美國的通貨膨脹降低1.3個百分點。 拜登政府聯合盟友搞遏制中國的統一戰線,咄咄逼人,他們的基本策略是要威懾中國,約束中國,進而窒息、瓦解中國的崛起。鑑於中國已經建立起強大的軍事能力,美國和它的盟友斷不敢直接挑起對華戰爭,因為他們承擔不起與一個核大國軍事攤牌的代價。當然了,他們也知道中國更不會貿然主動攻擊美軍。 這種僵持將逐漸朝哪個方向偏移,最終怎麼打破,取決於中美之間接下來漫長的發展競爭,也取決於中國如何把握、使用自己的主動性,不給美國政治精英提供動員整個西方與中國“決一死戰”的超級契機。我們會發現,中國的國運牢牢地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只要我們勤勞,調動自己的聰明才智,清醒,趨利避害,我們就能夠做到把中美博弈不斷帶向我方更具優勢的“預設戰場”,那就是與美國拼發展的能力,將中國的各種潛力不斷釋放出來,最終讓美方看到中國崛起的確無法阻擋,他們遏制中國的野心也終將碎成一地雞毛。 這就是真正的戰略定力。美方在台灣問題上持續挑釁,但我們必須看到,台灣問題的戰略主導權已經歷史性得轉到了中國大陸手中。解放軍有足夠的能力實施解放台灣行動,華盛頓實際上已經從不確定屆時是否派軍隊馳援台灣與解放軍作戰的“模糊戰略”往後退,其不能參戰已經成為越來越普遍的預期。美方對中國實施制裁已經屬於“第二道防線”。有人說,美國在通過挑釁引誘甚至逼迫中國在台灣問題上動手,以便動員形成整個西方與中國脫鉤的“大決戰”。我相信會有美國政治精英這樣想的,但大國博弈是互動系統,甚至是多因素複雜交織的“三體”“四體”“五體”,不是幾個野心家能夠單獨操控的。 中國是亞太地區力量格局不斷重塑的最大變量,因為我們是力量的不斷增長方,所以時間在我們一邊;又因為我們是沒人敢於使用蠻力征服的核大國,我們有前面說過的相當大決定鬥爭方式的主動權。具體到台灣問題上,我們想什麼時間解決就什麼時間解決,想用什麼方式解決就用什麼方式解決。美方雖然咋咋呼呼 ,但他們越來越心虛,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在不斷失去對如何解決台灣問題的真實話語權。 老胡想對網上的朋友們說,大家完全可以在台灣問題上安心。台灣的政治地位由它的地緣、與中國大陸的歷史聯繫、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中國大陸的強大軍事和經濟實力所決定。美台所搞的各種動作,都是過眼雲煙,台灣現在就相當於1949年被圍困起來的北平。 換句話說,中國大陸如果認為時機不恰當,誰也不能“逼”我們發起對台軍事行動。如果我們認為解放台灣到了必須實施的時候,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揮師渡海登島。一旦解放台灣戰爭打響,我相信大陸方面一定會致力於實現兩點:一是用真正的閃電戰迅速解放台灣全島;二是讓美國組織不起來像對俄羅斯那樣的全西方對華製裁。中國不是俄羅斯,台灣也不是烏克蘭,實現這兩個目標我們都有充分的資源和優勢,而現實中只要實現其中的一個,就會讓促成第二個變得更有把握。 我們談論了這麼多戰爭的可能性,但請記住,中國大陸是最有能力捍衛和平的。圍繞所謂全面製裁,我們已經同美國交過手了,華盛頓被迫虎頭蛇尾,因為它的力量對窒息中國這樣與它規模上並駕齊驅的經濟體早已捉襟見肘。中國人民請安心,中國企業的前方自有廣闊空間。 #V光深評#

環球時報 前主編 胡錫進
2020.5.20.19:15
微博

烏戰爆發後,美威脅中國要汲取俄羅斯的教訓,美財政部長耶倫甚至一度聲稱,如果中國大陸對台動武,美國將動員盟友像製裁俄羅斯那樣制裁中國。台灣當局更是大肆做這種鼓譟。隨著美方不斷挑釁,一些大陸網友擔心,台海戰爭正在臨近,而美國動員西方與中國“徹底脫鉤”也將上演。一些人很為中國國運擔心,一些企業也有焦慮。

首先老胡要說,俄烏衝突的確加劇了中美緊張,也增加了中西方之間的隔閡。但要看到,中美和中西要變成他們與俄羅斯之間那樣的敵對和攤牌,還有很大的距離。而且非常重要的是,雖然美國不斷拉山頭做準備,以各種方式騷擾、挑釁中國,但美方沒有能力單方面重塑整個中西關係的性質,在中美和中西是否根本性提升衝突規模,是否戰略攤牌對撞的問題上,中國握有很大的主動性和決定權。

要看到,美國政治精英層對中國崛起的最大感受是恐懼,他們無法接受中國經濟規模終將超過美國、軍事實力也將足以抗衡美在亞洲影響力的前景。他們中的一些人確實很想製造中美硬脫鉤,但這是極端的地緣政治邏輯,與人們賴以生活且無處不在的市場經濟邏輯南轅北轍。因此他們在美國和西方世界搞意識形態鼓動可以,但很難開展實質性動員。特朗普時期發動了戰略性的對華貿易戰,但他們加徵的關稅因為違反市場經濟的基本規律,已經難以為繼。同是那位威脅要像製裁俄羅斯一樣制裁中國的耶倫日前說,美國正在考慮取消對中國產品加徵的關稅,那樣的話將有助於美國的通貨膨脹降低1.3個百分點。

拜登政府聯合盟友搞遏制中國的統一戰線,咄咄逼人,他們的基本策略是要威懾中國,約束中國,進而窒息、瓦解中國的崛起。鑑於中國已經建立起強大的軍事能力,美國和它的盟友斷不敢直接挑起對華戰爭,因為他們承擔不起與一個核大國軍事攤牌的代價。當然了,他們也知道中國更不會貿然主動攻擊美軍。

這種僵持將逐漸朝哪個方向偏移,最終怎麼打破,取決於中美之間接下來漫長的發展競爭,也取決於中國如何把握、使用自己的主動性,不給美國政治精英提供動員整個西方與中國“決一死戰”的超級契機。我們會發現,中國的國運牢牢地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只要我們勤勞,調動自己的聰明才智,清醒,趨利避害,我們就能夠做到把中美博弈不斷帶向我方更具優勢的“預設戰場”,那就是與美國拼發展的能力,將中國的各種潛力不斷釋放出來,最終讓美方看到中國崛起的確無法阻擋,他們遏制中國的野心也終將碎成一地雞毛。

這就是真正的戰略定力。美方在台灣問題上持續挑釁,但我們必須看到,台灣問題的戰略主導權已經歷史性得轉到了中國大陸手中。解放軍有足夠的能力實施解放台灣行動,華盛頓實際上已經從不確定屆時是否派軍隊馳援台灣與解放軍作戰的“模糊戰略”往後退,其不能參戰已經成為越來越普遍的預期。美方對中國實施制裁已經屬於“第二道防線”。有人說,美國在通過挑釁引誘甚至逼迫中國在台灣問題上動手,以便動員形成整個西方與中國脫鉤的“大決戰”。我相信會有美國政治精英這樣想的,但大國博弈是互動系統,甚至是多因素複雜交織的“三體”“四體”“五體”,不是幾個野心家能夠單獨操控的。

中國是亞太地區力量格局不斷重塑的最大變量,因為我們是力量的不斷增長方,所以時間在我們一邊;又因為我們是沒人敢於使用蠻力征服的核大國,我們有前面說過的相當大決定鬥爭方式的主動權。具體到台灣問題上,我們想什麼時間解決就什麼時間解決,想用什麼方式解決就用什麼方式解決。美方雖然咋咋呼呼 ,但他們越來越心虛,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在不斷失去對如何解決台灣問題的真實話語權。

老胡想對網上的朋友們說,大家完全可以在台灣問題上安心。台灣的政治地位由它的地緣、與中國大陸的歷史聯繫、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中國大陸的強大軍事和經濟實力所決定。美台所搞的各種動作,都是過眼雲煙,台灣現在就相當於1949年被圍困起來的北平。

換句話說,中國大陸如果認為時機不恰當,誰也不能“逼”我們發起對台軍事行動。如果我們認為解放台灣到了必須實施的時候,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揮師渡海登島。一旦解放台灣戰爭打響,我相信大陸方面一定會致力於實現兩點:一是用真正的閃電戰迅速解放台灣全島;二是讓美國組織不起來像對俄羅斯那樣的全西方對華製裁。中國不是俄羅斯,台灣也不是烏克蘭,實現這兩個目標我們都有充分的資源和優勢,而現實中只要實現其中的一個,就會讓促成第二個變得更有把握。

我們談論了這麼多戰爭的可能性,但請記住,中國大陸是最有能力捍衛和平的。圍繞所謂全面製裁,我們已經同美國交過手了,華盛頓被迫虎頭蛇尾,因為它的力量對窒息中國這樣與它規模上並駕齊驅的經濟體早已捉襟見肘。中國人民請安心,中國企業的前方自有廣闊空間。 #V光深評#

中国共产党 中华人民共和国 環球時報 前主編 胡錫進 2020.5.20.19:15 微博 烏戰爆發後,美威脅中國要汲取俄羅斯的教訓,美財政部長耶倫甚至一度聲稱,如果中國大陸對台動武,美國將動員盟友像製裁俄羅斯那樣制裁中國。台灣當局更是大肆做這種鼓譟。隨著美方不斷挑釁,一些大陸網友擔心,台海戰爭正在臨近,而美國動員西方與中國“徹底脫鉤”也將上演。一些人很為中國國運擔心,一些企業也有焦慮。 首先老胡要說,俄烏衝突的確加劇了中美緊張,也增加了中西方之間的隔閡。但要看到,中美和中西要變成他們與俄羅斯之間那樣的敵對和攤牌,還有很大的距離。而且非常重要的是,雖然美國不斷拉山頭做準備,以各種方式騷擾、挑釁中國,但美方沒有能力單方面重塑整個中西關係的性質,在中美和中西是否根本性提升衝突規模,是否戰略攤牌對撞的問題上,中國握有很大的主動性和決定權。 要看到,美國政治精英層對中國崛起的最大感受是恐懼,他們無法接受中國經濟規模終將超過美國、軍事實力也將足以抗衡美在亞洲影響力的前景。他們中的一些人確實很想製造中美硬脫鉤,但這是極端的地緣政治邏輯,與人們賴以生活且無處不在的市場經濟邏輯南轅北轍。因此他們在美國和西方世界搞意識形態鼓動可以,但很難開展實質性動員。特朗普時期發動了戰略性的對華貿易戰,但他們加徵的關稅因為違反市場經濟的基本規律,已經難以為繼。同是那位威脅要像製裁俄羅斯一樣制裁中國的耶倫日前說,美國正在考慮取消對中國產品加徵的關稅,那樣的話將有助於美國的通貨膨脹降低1.3個百分點。 拜登政府聯合盟友搞遏制中國的統一戰線,咄咄逼人,他們的基本策略是要威懾中國,約束中國,進而窒息、瓦解中國的崛起。鑑於中國已經建立起強大的軍事能力,美國和它的盟友斷不敢直接挑起對華戰爭,因為他們承擔不起與一個核大國軍事攤牌的代價。當然了,他們也知道中國更不會貿然主動攻擊美軍。 這種僵持將逐漸朝哪個方向偏移,最終怎麼打破,取決於中美之間接下來漫長的發展競爭,也取決於中國如何把握、使用自己的主動性,不給美國政治精英提供動員整個西方與中國“決一死戰”的超級契機。我們會發現,中國的國運牢牢地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只要我們勤勞,調動自己的聰明才智,清醒,趨利避害,我們就能夠做到把中美博弈不斷帶向我方更具優勢的“預設戰場”,那就是與美國拼發展的能力,將中國的各種潛力不斷釋放出來,最終讓美方看到中國崛起的確無法阻擋,他們遏制中國的野心也終將碎成一地雞毛。 這就是真正的戰略定力。美方在台灣問題上持續挑釁,但我們必須看到,台灣問題的戰略主導權已經歷史性得轉到了中國大陸手中。解放軍有足夠的能力實施解放台灣行動,華盛頓實際上已經從不確定屆時是否派軍隊馳援台灣與解放軍作戰的“模糊戰略”往後退,其不能參戰已經成為越來越普遍的預期。美方對中國實施制裁已經屬於“第二道防線”。有人說,美國在通過挑釁引誘甚至逼迫中國在台灣問題上動手,以便動員形成整個西方與中國脫鉤的“大決戰”。我相信會有美國政治精英這樣想的,但大國博弈是互動系統,甚至是多因素複雜交織的“三體”“四體”“五體”,不是幾個野心家能夠單獨操控的。 中國是亞太地區力量格局不斷重塑的最大變量,因為我們是力量的不斷增長方,所以時間在我們一邊;又因為我們是沒人敢於使用蠻力征服的核大國,我們有前面說過的相當大決定鬥爭方式的主動權。具體到台灣問題上,我們想什麼時間解決就什麼時間解決,想用什麼方式解決就用什麼方式解決。美方雖然咋咋呼呼 ,但他們越來越心虛,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在不斷失去對如何解決台灣問題的真實話語權。 老胡想對網上的朋友們說,大家完全可以在台灣問題上安心。台灣的政治地位由它的地緣、與中國大陸的歷史聯繫、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中國大陸的強大軍事和經濟實力所決定。美台所搞的各種動作,都是過眼雲煙,台灣現在就相當於1949年被圍困起來的北平。 換句話說,中國大陸如果認為時機不恰當,誰也不能“逼”我們發起對台軍事行動。如果我們認為解放台灣到了必須實施的時候,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揮師渡海登島。一旦解放台灣戰爭打響,我相信大陸方面一定會致力於實現兩點:一是用真正的閃電戰迅速解放台灣全島;二是讓美國組織不起來像對俄羅斯那樣的全西方對華製裁。中國不是俄羅斯,台灣也不是烏克蘭,實現這兩個目標我們都有充分的資源和優勢,而現實中只要實現其中的一個,就會讓促成第二個變得更有把握。 我們談論了這麼多戰爭的可能性,但請記住,中國大陸是最有能力捍衛和平的。圍繞所謂全面製裁,我們已經同美國交過手了,華盛頓被迫虎頭蛇尾,因為它的力量對窒息中國這樣與它規模上並駕齊驅的經濟體早已捉襟見肘。中國人民請安心,中國企業的前方自有廣闊空間。 #V光深評#

中国共产党 中华人民共和国 環球時報 前主編 胡錫進
2020.5.20.19:15
微博

烏戰爆發後,美威脅中國要汲取俄羅斯的教訓,美財政部長耶倫甚至一度聲稱,如果中國大陸對台動武,美國將動員盟友像製裁俄羅斯那樣制裁中國。台灣當局更是大肆做這種鼓譟。隨著美方不斷挑釁,一些大陸網友擔心,台海戰爭正在臨近,而美國動員西方與中國“徹底脫鉤”也將上演。一些人很為中國國運擔心,一些企業也有焦慮。

首先老胡要說,俄烏衝突的確加劇了中美緊張,也增加了中西方之間的隔閡。但要看到,中美和中西要變成他們與俄羅斯之間那樣的敵對和攤牌,還有很大的距離。而且非常重要的是,雖然美國不斷拉山頭做準備,以各種方式騷擾、挑釁中國,但美方沒有能力單方面重塑整個中西關係的性質,在中美和中西是否根本性提升衝突規模,是否戰略攤牌對撞的問題上,中國握有很大的主動性和決定權。

要看到,美國政治精英層對中國崛起的最大感受是恐懼,他們無法接受中國經濟規模終將超過美國、軍事實力也將足以抗衡美在亞洲影響力的前景。他們中的一些人確實很想製造中美硬脫鉤,但這是極端的地緣政治邏輯,與人們賴以生活且無處不在的市場經濟邏輯南轅北轍。因此他們在美國和西方世界搞意識形態鼓動可以,但很難開展實質性動員。特朗普時期發動了戰略性的對華貿易戰,但他們加徵的關稅因為違反市場經濟的基本規律,已經難以為繼。同是那位威脅要像製裁俄羅斯一樣制裁中國的耶倫日前說,美國正在考慮取消對中國產品加徵的關稅,那樣的話將有助於美國的通貨膨脹降低1.3個百分點。

拜登政府聯合盟友搞遏制中國的統一戰線,咄咄逼人,他們的基本策略是要威懾中國,約束中國,進而窒息、瓦解中國的崛起。鑑於中國已經建立起強大的軍事能力,美國和它的盟友斷不敢直接挑起對華戰爭,因為他們承擔不起與一個核大國軍事攤牌的代價。當然了,他們也知道中國更不會貿然主動攻擊美軍。

這種僵持將逐漸朝哪個方向偏移,最終怎麼打破,取決於中美之間接下來漫長的發展競爭,也取決於中國如何把握、使用自己的主動性,不給美國政治精英提供動員整個西方與中國“決一死戰”的超級契機。我們會發現,中國的國運牢牢地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只要我們勤勞,調動自己的聰明才智,清醒,趨利避害,我們就能夠做到把中美博弈不斷帶向我方更具優勢的“預設戰場”,那就是與美國拼發展的能力,將中國的各種潛力不斷釋放出來,最終讓美方看到中國崛起的確無法阻擋,他們遏制中國的野心也終將碎成一地雞毛。

這就是真正的戰略定力。美方在台灣問題上持續挑釁,但我們必須看到,台灣問題的戰略主導權已經歷史性得轉到了中國大陸手中。解放軍有足夠的能力實施解放台灣行動,華盛頓實際上已經從不確定屆時是否派軍隊馳援台灣與解放軍作戰的“模糊戰略”往後退,其不能參戰已經成為越來越普遍的預期。美方對中國實施制裁已經屬於“第二道防線”。有人說,美國在通過挑釁引誘甚至逼迫中國在台灣問題上動手,以便動員形成整個西方與中國脫鉤的“大決戰”。我相信會有美國政治精英這樣想的,但大國博弈是互動系統,甚至是多因素複雜交織的“三體”“四體”“五體”,不是幾個野心家能夠單獨操控的。

中國是亞太地區力量格局不斷重塑的最大變量,因為我們是力量的不斷增長方,所以時間在我們一邊;又因為我們是沒人敢於使用蠻力征服的核大國,我們有前面說過的相當大決定鬥爭方式的主動權。具體到台灣問題上,我們想什麼時間解決就什麼時間解決,想用什麼方式解決就用什麼方式解決。美方雖然咋咋呼呼 ,但他們越來越心虛,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在不斷失去對如何解決台灣問題的真實話語權。

老胡想對網上的朋友們說,大家完全可以在台灣問題上安心。台灣的政治地位由它的地緣、與中國大陸的歷史聯繫、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中國大陸的強大軍事和經濟實力所決定。美台所搞的各種動作,都是過眼雲煙,台灣現在就相當於1949年被圍困起來的北平。

換句話說,中國大陸如果認為時機不恰當,誰也不能“逼”我們發起對台軍事行動。如果我們認為解放台灣到了必須實施的時候,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揮師渡海登島。一旦解放台灣戰爭打響,我相信大陸方面一定會致力於實現兩點:一是用真正的閃電戰迅速解放台灣全島;二是讓美國組織不起來像對俄羅斯那樣的全西方對華製裁。中國不是俄羅斯,台灣也不是烏克蘭,實現這兩個目標我們都有充分的資源和優勢,而現實中只要實現其中的一個,就會讓促成第二個變得更有把握。

我們談論了這麼多戰爭的可能性,但請記住,中國大陸是最有能力捍衛和平的。圍繞所謂全面製裁,我們已經同美國交過手了,華盛頓被迫虎頭蛇尾,因為它的力量對窒息中國這樣與它規模上並駕齊驅的經濟體早已捉襟見肘。中國人民請安心,中國企業的前方自有廣闊空間。 #V光深評#

2022.5.20.19:15

环球时报 前主编 胡锡进

乌战爆发后,美威胁中国要汲取俄罗斯的教训,美财政部长耶伦甚至一度声称,如果中国大陆对台动武,美国将动员盟友像制裁俄罗斯那样制裁中国。台湾当局更是大肆做这种鼓噪。随着美方不断挑衅,一些大陆网友担心,台海战争正在临近,而美国动员西方与中国“彻底脱钩”也将上演。一些人很为中国国运担心,一些企业也有焦虑。

首先老胡要说,俄乌冲突的确加剧了中美紧张,也增加了中西方之间的隔阂。但要看到,中美和中西要变成他们与俄罗斯之间那样的敌对和摊牌,还有很大的距离。而且非常重要的是,虽然美国不断拉山头做准备,以各种方式骚扰、挑衅中国,但美方没有能力单方面重塑整个中西关系的性质,在中美和中西是否根本性提升冲突规模,是否战略摊牌对撞的问题上,中国握有很大的主动性和决定权。

要看到,美国政治精英层对中国崛起的最大感受是恐惧,他们无法接受中国经济规模终将超过美国、军事实力也将足以抗衡美在亚洲影响力的前景。他们中的一些人确实很想制造中美硬脱钩,但这是极端的地缘政治逻辑,与人们赖以生活且无处不在的市场经济逻辑南辕北辙。因此他们在美国和西方世界搞意识形态鼓动可以,但很难开展实质性动员。特朗普时期发动了战略性的对华贸易战,但他们加征的关税因为违反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已经难以为继。同是那位威胁要像制裁俄罗斯一样制裁中国的耶伦日前说,美国正在考虑取消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那样的话将有助于美国的通货膨胀降低1.3个百分点。

拜登政府联合盟友搞遏制中国的统一战线,咄咄逼人,他们的基本策略是要威慑中国,约束中国,进而窒息、瓦解中国的崛起。鉴于中国已经建立起强大的军事能力,美国和它的盟友断不敢直接挑起对华战争,因为他们承担不起与一个核大国军事摊牌的代价。当然了,他们也知道中国更不会贸然主动攻击美军。

这种僵持将逐渐朝哪个方向偏移,最终怎么打破,取决于中美之间接下来漫长的发展竞争,也取决于中国如何把握、使用自己的主动性,不给美国政治精英提供动员整个西方与中国“决一死战”的超级契机。我们会发现,中国的国运牢牢地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只要我们勤劳,调动自己的聪明才智,清醒,趋利避害,我们就能够做到把中美博弈不断带向我方更具优势的“预设战场”,那就是与美国拼发展的能力,将中国的各种潜力不断释放出来,最终让美方看到中国崛起的确无法阻挡,他们遏制中国的野心也终将碎成一地鸡毛。

这就是真正的战略定力。美方在台湾问题上持续挑衅,但我们必须看到,台湾问题的战略主导权已经历史性得转到了中国大陆手中。解放军有足够的能力实施解放台湾行动,华盛顿实际上已经从不确定届时是否派军队驰援台湾与解放军作战的“模糊战略”往后退,其不能参战已经成为越来越普遍的预期。美方对中国实施制裁已经属于“第二道防线”。有人说,美国在通过挑衅引诱甚至逼迫中国在台湾问题上动手,以便动员形成整个西方与中国脱钩的“大决战”。我相信会有美国政治精英这样想的,但大国博弈是互动系统,甚至是多因素复杂交织的“三体”“四体”“五体”,不是几个野心家能够单独操控的。

中国是亚太地区力量格局不断重塑的最大变量,因为我们是力量的不断增长方,所以时间在我们一边;又因为我们是没人敢于使用蛮力征服的核大国,我们有前面说过的相当大决定斗争方式的主动权。具体到台湾问题上,我们想什么时间解决就什么时间解决,想用什么方式解决就用什么方式解决。美方虽然咋咋呼呼 ,但他们越来越心虚,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在不断失去对如何解决台湾问题的真实话语权。

老胡想对网上的朋友们说,大家完全可以在台湾问题上安心。台湾的政治地位由它的地缘、与中国大陆的历史联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及中国大陆的强大军事和经济实力所决定。美台所搞的各种动作,都是过眼云烟,台湾现在就相当于1949年被围困起来的北平。

换句话说,中国大陆如果认为时机不恰当,谁也不能“逼”我们发起对台军事行动。如果我们认为解放台湾到了必须实施的时候,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挥师渡海登岛。一旦解放台湾战争打响,我相信大陆方面一定会致力于实现两点:一是用真正的闪电战迅速解放台湾全岛;二是让美国组织不起来像对俄罗斯那样的全西方对华制裁。中国不是俄罗斯,台湾也不是乌克兰,实现这两个目标我们都有充分的资源和优势,而现实中只要实现其中的一个,就会让促成第二个变得更有把握。

我们谈论了这么多战争的可能性,但请记住,中国大陆是最有能力捍卫和平的。围绕所谓全面制裁,我们已经同美国交过手了,华盛顿被迫虎头蛇尾,因为它的力量对窒息中国这样与它规模上并驾齐驱的经济体早已捉襟见肘。中国人民请安心,中国企业的前方自有广阔空间。#V光深评#